2009

我最开始只是想搞事,但这个师徒好香!

搞事情导致自己挨饿的太宰和装乖最后在菜里加料的小那月。

没胃口,不想吃VS饿了,但不敢吃

三人四位的勾心斗角


地点:车厢→鹿岛侦探事务所

人物:波本×冰爵×柊羽×景光

事件:①伪·柊羽视角:波本×景光  

组织成员×公安卧底  初遇时,一个用冷漠掩饰温柔本性,一个假意礼貌却恶贯满盈,他们是默契的搭档,忠诚执行组织的命令,每一个命令。再度重逢时,一个是被救下来隐姓埋名的假死卧底,一个是神出鬼没追杀卧底的法外狂徒。他们对视了。而他,认出了他。

柊羽噩梦惊醒:景光千万不要被波本骗身骗心啊!!!

玩家·秋泽柊羽获得cg:波本的微笑

②伪·景光视角:冰爵×柊羽

组织恶犬×卧底子嗣  非比寻常的默契,一个出现,另一个消失。他们站在镜子的两面,相反的外表,却有着相似的世界观和完全一致的厨艺。

景光警惕:不能被冰爵发现自己的身份,不然柊羽可能会有危险。

③冰爵×波本

相看两生厌的开局,打架堪比打仗的情景。每一次碰撞,都是仿佛带血的撕咬。无休止的,是肌肉与水声的碰撞。喘息,决绝的泪水,交叠的起伏。

④波本×柊羽

“……是我,我需要一个人的资料,越详细越好。”

“名字是,秋泽柊羽。”

震惊!是什么让公安卧底公款调查未成年人的资料档案!又是什么让他扣开非营业时间的侦探事务所!是什么让他发出霸道总裁般的言论!敬请期待!


⑤……想开车,开不动(T_T)完全被沙雕剧情带偏了。

正剧里面看涩涩,涩涩里面看沙雕,沙雕里面看刀子,刀子里面看玻璃糖。

关于零零作为小学生被原著记忆同化的猜想

前情提要,来自柯同《工藤警官有话要说》

零零和其他四个有年龄差,还在上小学。

景光艺名绿川光是当红明星,目前再开演唱会。

原著记忆同化会影响部分物品,并会将自己目前的身份和原著记忆对应合理化。会遗忘部分认知。(赤井秀一在平行世界中是公安,和工藤、黑泽是好友。记忆同化后以为自己是卧底在组织又被组织排到公安卧底,还忘记了过往与工藤他们的羁绊。)


那么,如果现在零零被同化,那他要怎么解释自己变成小学生还要维持剧情各种打工?波洛就算招这个小学生帮忙,但他又联系不上公安还联系不了组织。而且他现在上网一看头条没准是他家幼驯染。

零零拿到的难道是A药变小不能暴露身份的剧本吗?这个是不是抢了柯南的前期剧本了?

零零:我是公安卧底降谷零,组织代号波本。当我去参加同为卧底但出道了的幼驯染诸伏景光的演唱会的时候,却意外被组织上司琴酒怀疑卧底身份。当时我只顾着洗脱嫌疑,忽视了组织只是要找药剂试验品的本质,我被琴酒强行灌下毒药。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的身体居然缩小了!要是让他们知道波本还活着,不但我的性命难保,还会危及到我身边的朋友和亲人,在艾莲娜医生的建议下,我隐瞒了身份,当hiro问到我的名字的时候,情急之下我化名安室透,为了收集组织情报,于是住进了同为组织卧底代号苏格兰的诸伏景光家中。


所以景光拿到的算是女主剧本吧?

濡湿的长发

好几章没有掉裤子了,我再来发一个。

《濡湿的长发》

人物:琴酒,冰爵,莱伊

当三人两色的发丝纠缠,一如三人的混乱关系。

打结,总是来的不合时宜。

比如,洗完澡出来的时候。

再比如,准备就餐的时候。

还有......“调酒”后准备分开的时候。

柔软的床面上,发丝贴着肌肉、汗水,紧紧纠缠。即便此时,嘲讽的话语仍是他们表达情绪的习惯。

“这么点力气,是组织没给你吃饭吗?”

“昨天不还很逞凶的吗?怎么,今天就开始不行了?”

三人份的“调酒”,彼此随时都是盟友和对手。维系彼此关系的不是信任,而是心照不宣的背叛的默契。

一个眼神,前面亲密负距离的盟友随时可以背叛反压下去。

一句挑拨,等到的也可能是另两人联手压制的共同享用。


汗水从脖颈流向脸颊后滴落,身后的动作仍旧缓慢、齐整,且磨人。

呼吸的频率缠绕在一起。

屋内出乎意料的安静。敏锐的听觉甚至能捕捉到隔音墙外的沥沥雨声。

冰爵刚把头扭向封死的窗户,不由得闷哼一声。

“都这个时候还能分心,怕不是做任务的时候都惦记着吃饭了没。”

冰爵把目光撇向银发男人,略微心虚,但语气还是理直气壮的很。

“如果不是这会太过无趣,谁会惦记任务。”

一语双关悄悄怼了怼琴酒。

还没等到对方惯常的冷笑,全身肌肉反而被另一个绿眼男人主导。


另一个安全屋,黑皮男人把手中的酒递给对面,惯常勾起甜蜜微笑。

“今晚任务取消,大家都要忙,不是吗?”


雨后,长发濡湿,更是三人缩在安全屋交叠换位的时候。

交缠的热度,只为发泄的时机。



回头看看再弄长一点细化一下细节描写好了。


唯一受伤的,是被鸽了任务的酒厂和雨里还在开着车等大哥的伏特加。

奇迹赤赤的美好生活之卷王不可取

关于我约了图分享给闺蜜却被说服但倔强决定自摸一个小段子的事


元素预警:变小加变性加伤口显露。


正文开始:


赤江那月,一个一天只睡三小时的卷王,同时是东京的太阳警视某黑衣组织的卡路亚某横滨港口的无鞘刀某黄昏侦探事务所的新人。

简单概括,一个狠人,一个恶魔,能镇压他的只有寥寥数人和不是人的大猩猩。

目前,大猩猩正在轮班制监管赤江那月,确保他不能偷偷卷。

赤江那月觉得这样不行。

但大猩猩已经学聪明了,提前联合那“寥寥数人”中明明是人却不干人事的某位,确保他不能靠异能逃脱。

所以,赤江那月决定暂时先当卡路亚,虽然卡路亚是光杆司令但还是有些东西在手上的。

比如,能让人变小的A药。

注,不是拿来杀老头的那一板。

以防万一,赤江那月用异能力处理了一下药物。

这预处理过程出现了某个变量,当赤江那月服用后才显露。

比如,在变小的基础上变性。

[约的是模板,背景我自己换的。]

补充一下,非常可爱。

虽然被蓐了。

但大猩猩确实管不了她了。

此时的赤江那月还是很开心的,虽然拒绝了莎朗准备的小裙子,但还是穿上儿童黑西装,还薅走了某老师的围巾。

然后。

她被送进帝丹小学,和少年侦探团同班。

由此可见,卷真的是不可取的。


刚码的涩涩小剧场

人物:BOSSx鹿岛响

地点:从图书馆到车(停在警局门口)再回鹿岛侦探事务所


事件:①在鹿岛响送小侦探们离开后,被一只手拽入隐蔽处。听得见外面的交谈声音,但被丝带蒙住眼睛,只余些许铃铛轻响。[楼梯下的影子]


②在警车驶离图书馆后,一辆古董车在不远处跟着。车内装潢豪华,桌上摆着一瓶打开的冰爵酒,丝绒软毯纠结着男人的发丝。随着车辆向警局靠近,男人的身体愈发不住颤抖。[脱敏反应]


③鹿岛侦探事务所内,主人半躺在办公桌上。一只手从主人的额头开始,顺着眼睛的形状,朝着眼尾,拂过耳畔,又死死扣在脖颈上。从头到尾全过程,主人没有半点挣扎的意思。[又谁主导了谁]


关键词:半开放空间,蒙眼,铃铛声,红丝带,脱敏反应,半强制,喂酒,抚摸

当零零在透子的后宫而同期成了后妃(上)

迫害向大纲坑,上篇2000+,迫害因素较多。

伪性转实女装警校组等众人,但安室透还是是男装透子。

背景参考了很多后宫游戏。有橙光的也有易次元的。

后面有某种意义是零零亲生的薛定谔式孩子,存在的意义就是用名字迫害同期。除零零外其他同期不生。

透子和零零算一人开双号吧?还是一个人控制的,但控制权回来是两人见面后。但遵循部分后宫游戏里的皇帝出场频率,没出场零零就没有控制权。

简单来说,每月翻牌的时候,才是唯一固定出场时间。

透子永远只翻牌零零。但由于是后宫游戏背景,所以进了同一个房间过夜就相当于侍寝(哪怕无事发生而且全在加班),所以就……导致透子不敢翻牌除零零以外的人。同样是因为是后宫游戏,成了薛定谔式生子。

能接受吗?

下面开始正文。


《后宫·零传》

柯学元年,透帝继位。

后位空悬,皇嗣稀薄。

太后下令,广采秀女。

自此,拉开波本皇后降谷氏的传奇故事。



降谷零穿了。在一个后宫游戏里面。

现在的情况是,他,一个190+的大男人,在别人眼里就是一个娇滴滴的降谷小姐,还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那种。

按理说他应该撕剧本了,奈何游戏自带系统,承诺度过游戏时间直至角色寿终,可以带出与角色所生的皇嗣同名的人物回归现实,包括他死去的同期。

于是他答应了。当然,前面略过了他与系统讨价还价的谈判过程。

简单来说,他的角色在这个游戏世界受到一定保护,不会面临什么直接生命威胁。同时,只需要满足游戏性别异性两人处于同一卧室过夜,即有几率怀上皇嗣。皇嗣生育等遵循游戏设定,不会影响角色行动。

但是,这个设定同样覆盖后宫其余后妃。

对此降谷零不以为意,毕竟他只想救同期而已。这样游戏时间度过速度和他做选项速度一样快,只要游戏角色生下不论性别四个皇嗣,然后取同期的名字,就可以狂按某个选项跳过后续游戏进程,就可以把同期救下来了。

好的,现在开始游戏。


降谷小姐想打人。

尤其是这个所谓的贴身侍女风见姑娘穿着一袭襦裙一脸担忧地看着他的时候。

虽然系统解释包括降谷零在内,风见等人都是正常模样。风见的出现只是世界投影而已,不会影响现实。

但这不能掩盖眼前一幕真的辣眼睛的事实。

接着他听着这个风见姑娘的剧情介绍,了解了自己接下来的任务。

宫斗剧第一幕,入宫选秀。

等等,他不会直接选秀失败导致游戏结束吧?!

降谷小姐陷入沉思。

直到他见到这个角色的父母。

……降谷小姐不想说话。

辛苦了,黑田理事官。辛苦了,鬼冢教官。

降谷零看着这两张脸上违和的笑容,终于认清楚这是一个游戏的事实。


所谓初选。

比起五花八门的落选理由,更需要关注的是他能否顺利通过初选留下。

当然过程还是顺利的,虽然出现了一点尴尬情节。

不就是脱个裙子吗?不就是自己再穿个裙子吗?没关系,今天的降谷零是降谷小姐。

降谷小姐面带微笑,成功通过初选。

不愧是降谷小姐,各方面都是完美主义!

初选,第一名。


初选到复选会隔一段时间,而这些通过初选的秀女都将暂时留在宫中。

备注,所以是集体留宿。

再备注,降谷零会喜提舍友秀女。

降谷零已经快裂开了。

尤其是看到眼前的新·秀女·舍友·们。

一半是因为久别重逢的幼驯染。

备注一下,女装版本,现在是诸伏家二小姐。

另一半则是……

为什么他的游戏里面要冒出来一个赤井秀一!

难不成他拯救同期还得和赤井秀一争宠吗?!

不,他不会输的!

降谷小姐暗下决心。

哪怕是争宠也是一样的。


奇怪的好胜心出现了呢。


补充一下,诸伏小姐因为没有胡子再加上本身清秀的外貌,所以并不像风见姑娘那样辣眼睛。

实话实说,哪怕按照波本的审美,诸伏小姐那身淡蓝色的齐胸襦裙其实看起来还是很宜室宜家的。

但是,赤井秀一就……

相比风见还是好一点的,但就是……

能想象吗?粉红色那种赤井秀一?不披猫皮的那种?


再次重申!

辣眼睛!


后续的半个月,是宫中对秀女的集体培训。

主讲嬷嬷,御前女官,贝尔摩德。

同时,降谷小姐见到了一些他不想看到的人。

比如?

也是一身粉红色的班长。

好怪,再看一眼。

再比如?

从他进来之前就一直贴在一起的某卷毛混蛋和他的哪怕贴在一起都在大厅愉快联谊的某交际花幼驯染。

现在进行现场转播。

卷毛混蛋因为衣冠不整被巡场的嬷嬷·某个有点眼熟的警官抓出来罚站。

交际花小姐笑着给卷毛打圆场拱火。

班长则是……老样子,真·打圆场。

补充一下,虽然班长现在的外表看起来有点奇怪,但在游戏世界,NPC们对外表一视同仁,这个视觉攻击的唯一受害者只有降谷零。


某种意义上,这是五人组在毕业后的第一次团建。

虽然掺杂了一个莱伊,但降谷小姐可以为了同期容忍一下。


快乐的时光迫害的团建活动总是十分短暂。

很快,就到了复选的时候。


不幸中的万幸,五人组全员入选。

万幸中的不幸,多了个赤井秀一。


选秀进程到达最后终选。

终选将由皇帝与太后共同决定所有人的去留。


降谷小姐是最后一批入场的。

经过与系统的沟通,暂时解决了掺杂了一个赤井秀一的问题。

是的,他可以容忍同期们女装的样子迫害自己的眼睛,但无法接受赤井秀一掺和在身边。

因此,本次选秀其他人的去留不知,但赤井秀一必须被淘汰。

降谷小姐不会认输!


不过,赤井秀一本次会落选,但由于剧情发展,后续还会以新身份出现在游戏。


降谷零按礼仪课所教导的,缓慢挪进大殿。

凭借多年卧底经验,成功地在不被允许抬头的情况下看到了太后的模样。

其实是很眼熟。

是艾琳娜医生。


所以,皇帝到底是谁?

为什么现场没有皇帝?


推文 《[柯南]在四分之一处横跳》

推文:警校组救济文,警校组全员重生


久川拓巳是个咸鱼-一个完成任务喜欢以最高效率进行的咸鱼。

他的座右铭是:完成任务所需的时间越少,休息的时间不就越多吗

然后他被委派了个任务-保持世界稳定。

这个任务听上去很难,实际上很简单-虽然从世界意识的反馈来看似乎出了点问题-但是他只要保证原有的剧情正常发展就可以了!

咸鱼拓巳很满意,他接受了这个任务。

发现自己站在警校门口的时候,是难以置信的。

这一段记忆很久远了,似乎很模糊又似乎很清晰,好像什么都还记得,又好像已经忘了很多。五个人在警校门口面面相觑,突然大笑起来。他们在路过的人流中给了彼此胸口不轻不重的一拳,像曾经好像有过的那样,勾肩搭背,一起走近了校门。这一次,一定要好好地走下去,谁也别想先跑。他们都在心里这么约定着。

然而他们发现女生们都在暗戳戳看着一个方向。

银发红眸的少年抬头仰望着樱花,伸出手轻轻接了一瓣。

画面非常唯美,仿佛在拍偶像剧。

五个人对视一眼。之前好像没见过这个人吧。没吧,不然我肯定会有印象的。

见没见过都没关系。

既然同是鬼塚班的学生,你也给我加入警校组吧!

久川拓巳 Hisakawa Takumi

缘更,不入V,除主角外全员he,重生老梗,谨慎入坑

立意:愿你遇到值得为之付出的人

标签:悬疑推理 柯南

主角:久川拓巳

配角:警校组、酒厂


作者@白玖 bottle ,推荐去她评论下面催更新✿✿ヽ(°▽°)ノ✿